戴德上师开示

 

戴德上师谈开悟

  安徽滁州一位年轻居士前来拜访上师,向上师请教一些佛学问题。他大学毕业一年,在一家民营企业工作,学佛已有两年,看了不少佛教书籍,对禅宗和密宗尤感兴趣。

  交谈中,年轻人问上师:“戴上师,你认为修持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你说呢?”

  “我想先问上师。”年轻人言语间有些傲气。

  戴上师笑道:“我想,你是要考考我,你心里明明有想法的。”

  年轻人不作声。

  戴上师并不直接回答,意味深长的告诉他:“学法不为了超脱轮回,不为了了脱生死,那学法干什么呢?至于法门,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八万四千,都是为了救度不同根基的众生而已。”

  “那为了达到成就,学佛中最重要的是要做到什么呢?”年轻人依旧坚持他的问题。

  “一个人你要知道原来本性,至于怎么做,各种下手方便。禅宗参禅,净土念佛,密宗持咒,这是下手方便,个人缘分不一样。你呢,感觉有一点,但要有人好好引导,不然的话会走入歧途。”

  “是,我还是比较容易走入歧途的。”年轻人承认。

  戴上师这次直接指出了年轻人的心思:“不要以为修某种法就一定能明心见性,越是利根,越是要当心,不要好高骛远,一句阿弥陀佛也能明心见性,你要认清楚这点你才能去做。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心里不能认为这个是高的,那个是低的,那你自己心里就不平等,不要认为修某个法马上就能明心见性,不一定的。”

  年轻人知道上师已洞悉他的想法,低声说道:“我感觉是个机缘,感觉对那个法能生起信心。”

  戴上师严肃道:“你相信感觉的话,那你也可以跟着感觉走。但你要明白,感觉往往是意识流用事,眼耳鼻舌身意,意识流的东西可以用,也可以不用,但用了,则往往用错。佛教反对意识用事,认为这是在认贼作父,意识流是不好的,要断这个意识流才是,意识流是生死根本!但一般宗教都是以这个为前提,像基督教徒每天要做祷告,我去听过人家做祷告,2、3个小时,要爱这个,爱那个,爱所有的人,这是基督教的博爱精神,但爱也是意识流啊,不是说善心吗,善也是意识流。一心向善,一心向恶,都是意识用事,不思善不思恶那才是。”

  “聪明的人往往相信感觉,现在有个流行的话,跟着感觉走,有这个歌的。我有时讲法,我说很多人都跟着感觉走,感觉是什么?感觉就是把你引到无明之路上去了。你修的是无明意识,却不明白我们已经上了几千年、几万年的当了,几千万生都是意识在用事。断生死,怎么断?意识不断,永远断不了生死。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十二因缘转来转去,都是在用这个意识,再聪明的人也逃不出这个大的意识流。”

  年轻人低头不语。

  戴上师语重心长告诉他:

  “很多修行人都想自己能马上开悟,看些书,修个几年,他就以为自己开悟了,哪里开什么悟,他无非是明白了一些,他就以为开悟了。我记得前两年,有个小伙子修某个法,开悟了,他师父也认定他开悟了,而且师父说,你这个人才要好好的培养,师父倒过来还供养他,把自己的房子卖了,钱给他派用场,这个不容易啊。结果小伙子筹备了这些钱,准备到五明佛学院去学习一下,然后就开始自己独立讲法,有个老板投资几万元,准备帮他在武汉开一个禅院。他被介绍到我这里,跟我电话通了好久,每次电话里都是口若悬河,哎呀,真是辩才无碍。他说:‘你是上师,你要给我证明一下。’我说:‘我没资格给你证明,你师父已经证明你了。’这样一次次打电话,打了几个月,有一次我答应他,我说你来一次吧,来三天就可以了。他从深圳订了来回机票,结果第一天到了这里,谈了几个小时。我说:‘你不要生气,你还没有开悟,不但没开悟,你身上还有很大障碍,我说你今天就回去吧。’他回去了,回去后很生气,半年没理我。半年以后,他打电话给我,他说:‘上师,您是对的。’”

  “这个人是绝对聪明,但这聪明还不是内心智慧的真正流露。我告诉他,再用点功,禅宗不是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现在不知道此人怎样了。”

  “现在有的人看了好多禅宗的书,自我感觉很好。现在新华书店里,禅宗的书不得了,起码有几十本,各种各样的禅话。”

  年轻人立即说:“对,我也看了这些书,看了后,感觉明白又不明白。”

  “对,你就是犯了这毛病,像你这样的人很多很多,都是利根,根基很好,看好多这类书,哎,这本书我懂了嘛,我会了嘛——不要看。

  过去禅宗最忌看这些,禅宗不能看话头,看公案,你们年轻人不知道,不仅这些不能看,其它经释也不能看,不是不好,是看了以后有障碍,叫所知障。你出家去修禅宗,师父不会允许你看,你说师父我就看看语录——也不行,不准看。你说师父,我要看——不行!你开悟以后再看。开悟了还看?对。开悟以后你再看看这些书,看了以后,心里回味回味,一个个公案都回味得进去吗,回的进去,那或许开悟,或许还不一定真正开悟,你还要请你的师父来印证,没这么容易啊。

  现在末法时期,书店里这样的一本书二十几元就可以买到,一个个故事很好看。买上十本书,一年看下来,看得很通透了,你说我开悟了——哪里,你不过是懂了而已,明白而已,你聪明利智啊。但恰恰相反,聪明的人不容易开悟,而且看书看话头更不容易开悟。不能看,一看就不能参了。像六祖大师是文盲,山里人,一个字不识,什么都不懂,就是砍柴养活自己,他听了一句经就开悟了,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这样。难道每个没文化的都能开悟啊?——不是,是这个人利根太好了,那是亿万当中就一个,像我们《金刚经》念了几十年都不开悟。他怎么开悟的,是因为他没有所知障,没障碍,心里清清明明,他在门口等,里面在念经,一句话,阀门打开。而我们的阀门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把自己锁得很紧,到哪一天开悟呢,答案都知道了。”

  禅宗不要你知道答案。念佛是谁?要回答吗?不要回答,回答就错了。有的说:‘念佛是谁?’‘念佛是我。’——一个耳光。是你?

  禅宗跟净土宗,跟天台宗都不一样。天台宗、法相宗就要回答,而禅宗最忌最忌看书,最忌最忌讲公案。禅宗必须要自己会自己心,外观内心,内心外观,不然怎么通透呢,怎么打破你的三关?破除你的无明烦恼呢?这无明永远都打不破,都是人家的东西,这就是认贼为父。禅宗如果修偏了,个别的会走火,甚至于会发狂,什么叫发狂,就是精神病。

  我从小就在庙里走,当初我看到一个和尚,我总以为这个和尚很特别,像疯颠僧一样,像济公活佛一样,不拘小节,举止行为很洒脱。他到底开悟了没有?不知道。但有一次,我发现他对经书很不恭敬,从这点看他,肯定不是开悟,是入魔了。如果开悟的话,疯疯癫癫,但他绝对不会玷污经典,他懂的。所以这个差别很微妙……,开悟跟精神病,一线之隔,要当心啊,你不要以为开悟的人这么多,开悟很不容易,弄不好,你就成了神经病,禅宗里公案中骂佛的很多,有些话我都不敢讲的。你敢吗?所以我说老老实实念一句阿弥陀佛也能开悟,念准提咒也能开悟。

  当然了,如果你是利根,像六祖大师,言下就悟了,那万万人当中很少的。像虚云老法师贵族出身,20岁出家,他辛辛苦苦三步一拜五台山,这个苦一般人是受不起的,这么苦,这么用功,他修禅宗修了多少年?开悟,是开悟了,56岁在高旻寺开悟。我们说看了几本书,打了几年坐,就说开悟了,那是狂。虚云法师56岁开悟,我们没有三十年、四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下苦功夫能开悟吗?所以,学佛修法切忌好高骛远。”

  一席话讲的年轻人若有所思,原先的骄傲情绪也收敛了许多。他拜谢上师,告辞而去。

 

主动放下,还是被迫放下?

  一天,上师跟大家说起了一个关于猴子的故事:

  “在一个少数民族地区,人们要捉猴子,因为猴子是最顽皮机灵的动物,它在山里窜上窜下,在树林里跑来跳去,速度很快,人根本追不上它,想要生擒活捉,又不能把它打死,那怎么办呢?

  传说,有经验的猎人会用特殊的方法。当栗子熟的时候,他们在瓶子里放上半瓶栗子,好几十瓶地放在猴子出没的地方。新鲜的栗子很好吃,猴子就会去拿。那这些瓶子都是算好尺寸的,猴子的手刚好能伸进去抓栗子,那么空手进去是可以的,但等手里抓了几个栗子后就出不了那个瓶口了。它想把抓满栗子的手使劲拽出来,怎么都不行,当然这些瓶子都是精心设计过,它拖不走,也敲不碎。那这个时候呢,猎人正在远处看着,看到它中了圈套,猎人就一步步向它走去。”

  “那它快点放掉那些栗子,逃命再说。”有人替猴子着急。

  上师笑笑:“都说猴子聪明伶俐,但在这点上却不聪明了。如果象你说的,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它把手放开,放下这些栗子,空手出来,它就可以很方便地逃走,保全性命。但这猴子有贪心,这个贪心使它拿得越多越好,如果拿一个或许还有可能挣脱,两个或两个以上就不行了,而它一拿就是四五个,拿了后它绝对不肯放的,因为它觉得这是我的,这四五个栗子是我的,我怎么能够放?

  当猎人一分一秒在接近它,它马上就要有危险,在这性命交关之时,在这分秒之间,它还是不觉悟,还是不放下,还是依旧握紧了栗子,结果呢,被生擒活捉。被捉了,它还想不过来,为什么我不能拿着栗子走?

  其实这本来是可以有转机的,只要猴子松开手,放下这些栗子,它就有逃生的希望。但它就是不放下,它念念不忘握住的这些栗子,但它不知道即使它做了俘虏以后,这个栗子依然不是它的,猎人并不会给它,只是用这些来引诱它,它认为是鲜美的果子,其实却是陷阱,但它却浑然不觉。”

  听到这里,大家忽然有些明白上师说这个故事的含意了。

  上师继续往下说:“这个故事对我们修持的人来说,很要紧。我们人也是这样,在修持道路上,人,如果家里有他的亲属、长辈、夫妻、儿女、财产、房子……,每一样对他关键的东西就是一个栗子,他可能要三个、四个、五个甚至更多,他无时不刻关心着这些。他明明知道人一年年老了,他明明知道生老病死是不可逆转的,但是他越来越握紧他的手,越来越不愿意放。一旦无常来到,就是无常在他面前,顷刻之间就要来了,他就像那个猴子一样还是不肯放。

  要赶快放下啊!如果现在问你,要你放下你的子女、放下你的财产、放下你所有爱好的东西,你放得下吗?我看很难有人能真正放得下,因为这些是我的呀。但是到你死了,到你一气不来的时候,这些还是你的吗?不是。你的房子,你的财产,你的儿女,所有你的亲人,你不可能再同他们见面了,他们反而成为你的陷阱,你的累赘,你要知道这个栗子猴子非但一个也吃不了,反而因此让自己成了猎人的猎物。人也是这样,生死在前,你什么都放不下,那你就成了生死的猎物了。

  佛说,我们人命在呼吸之间。人命并不是在几十年几百年啊。有的说,我还早呢,现在还只有30、40呢。没有,阎王早就提醒你了,你不是去年生了场大病吗?你不是有次发了场高烧吗?你不是在什么地方发生过什么事吗?…… 这就是阎王在警告你,一次次在催你,你要注意生死就在你的旁边!

  当猎人一步步向你接近的时候,你要赶快放下,而且最要紧的是,你以为我死了也不放,但是你死了以后,不放的东西终究还是要放,那个时候放,叫被迫的放。

  如果你主动的放,自由就是你的,你还能跳出生死!如果你被迫的放,那就像那个猴子,连同瓶子,连同手,连同这个身体一起被抓去,你就成了牢笼之中的猎物了,你以为的财产、儿女、亲人都会离开你,你自己则成了一个犯人,一个生死的囚徒,永远也逃不了这个轮回,脱不了这个业力!”

 

2010年4月——上师谈“以和为贵”



    这天,三位太太专程从外地赶来上师寓所。
    片刻寒暄后,其中一位年长的太太说:
    “上师啊,我先生一生与人为善,勤恳做事,他公司里内部有些干将羽翼丰满后自己去开公司,与公司内部人员勾结来拉走客户和订单,他过去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能让就让。
但现在遇到一桩麻烦事情,有人借故敲诈勒索,还有些人故意在大报小报、各大网络散布谣言,故意无中生有,对公司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不知这个事应该怎么来解决?
我一直给我老公和孩子们说“以和为贵”,人家要什么我们就给人家好了,但是这次去跟他们谈判,他们却开出天价……”

    上师说:
    “你们如果确确实实是清白的,那你们应该澄清,他们在哪些地方散布谣言,你们也应该在哪些地方澄清,你不澄清,那等于默认。就好比有人说你是小偷,你偷了人家钱包,你不去澄清,你不说话,那人家肯定以为你真是小偷,你理亏不敢说。”

    太太疑惑了:“上师啊,佛经里不是也教我们‘和’、教我们‘忍’吗?弥勒菩萨的偈里也有‘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有人唾老拙,随他自乾了’——我们佛弟子是不是应该忍呢?”

    上师回答道:
    “经里确实也教我们忍让、慈悲,但忍让也是要看对象的,我们看经应该活学活用,不能断章取义,佛也不是教我们什么事都忍让,面对魔的破坏时,就不能再一味退让。你们经常进庙里,应该都有注意到,一进门看到弥勒菩萨,对所有来客都是笑脸相迎,大腹能容;那0000菩萨身后呢,就是威严的大护法韦陀将军,拿着法器,周围四大天王都是威猛的形象,把妖魔鬼怪震慑门外,亦文亦武的配合,正是佛教恩威并施理论的辨证体现。

    我们说弱国无外交,一个国家国力昌盛,军备健全,人家才不敢任意侵略你;什么时候谈‘和’,对什么人可以谈‘和’,这应该搞清楚。
像八国联军打进来时、像日本人打进来时,那些主张投降的也有理由的呀——他们也说‘和’,但这个‘和’就变成了卖国投敌了,这样的‘和’是要遭世人辱骂的,这样一‘和’就成了汉奸了。
    我们佛家讲慈悲——对敌人也应该慈悲,但是我们这个慈悲不应该是一味地退让,让人家以为我们的佛教徒都是软弱可欺的,我们的慈悲应该是常念自度度他——无论他是朋友还是敌人,而不应该纵容他人的贪欲与骄横。

    我在讲附体时曾经举过一个例子:
    我们知道冤亲债主,一般的冤亲债主,你做功德还给他,还够了就可以把它劝走。但是一位修持多年的老和尚,身上有精怪附体,老和尚修持八年,每天念经持咒做了好多功德回向给这个附体,还每天拜这个附体,附体还是不走。后来有人问这附体:“老师父给你那么多功德还不够吗?你怎么还不走呢?”附体笑道:“他给我这么好待遇,天天供我吃、给我功德,这里这么好,我怎么舍得走呢?”
    ——贪欲是没有止境的,如果你一再纵容,必定有一天你难以满足它。
对于那些贪心邪恶之徒,我可以忍耐一,可以忍耐二,但我决不忍耐三,人家一犯再犯时,我们应该想奋起反抗,压下对方的嚣张气焰。那什么时候应该慈悲,到他知道要忏悔了的时候,你再来布施他,帮助他,度他。

    还有个故事:
    一个小孩顽皮爬到树上,不多时,一位行脚的老和尚来到树下休息。小孩以为好玩,站在树上就对着老和尚头顶撒尿,弄得老和尚满头满脸都是尿,和尚赶紧起身,一看是个孩童,就笑着夸夸孩子:‘小朋友你真聪明,真好!’小孩一听很是开心,还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以为大人们都喜欢他这样。于是,每每有路人经过 ,孩子都对着人家撒尿。
这次一个猎人经过,孩子也同样对着他撒尿。猎人一下被惹火了,拿起枪对着孩子就是一枪……
    孩子倒地死了。表面看来孩子是被猎人打死的,但你仔细想想,这孩子不也是被老和尚害死的吗?
    ——如果老和尚当时就把孩子拉下来教训一顿,或者带着他去找家长,狠狠批评他,他下次不是就不敢这么调皮,也就不可能惹得猎人将他打死了吗?

    过去我也遇到过和你们类似的事情,网上有些人也指责我,质疑我的《佛医》,攻击我们《佛医网》。首先只是就某些事情言语攻击,我们也是置之不理,不加争辩,到后来越说越不对了,甚至质疑我的传承。我想这回我们不能再沉默了,再沉默我就对不起我的上师,我的弘法事业都要受影响了,那我不是有辱使命吗?网络传播很快,千人点万人看,光骂我一个人不要紧,但影响到我们的事业了我们就应该站起来应战。


    我想我做了四十多年的金刚上师了,要是假的早就穿帮了,还等到今天有人来质疑我?——我必须澄清,也避免些不明真相的人继续造口业。紧接着我就让弟子把我的学法的过程、接受传承的经过逐步公布出来,今后我还会把我与许多大德法师的交往写出来……

总之,他们是挑战,你们是应战,你们是正义之师,就应该理直气壮。事情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事情处理好了你再给予他们适当的抚慰与布施就可以了。”

    “谢谢上师的开示,您用您的亲身经历启发了我,我现在知道了对贪得无厌或恣意挑衅的人就应该施以教训。” 这位太太似乎听懂了,再问,“上师,我还有个问题,有人告诉我,说可以给这些个针对我们的人做功德,为他们超度冤亲债主,这样他们就不会再和我们过不去了。我有些质疑,不清楚他们这个说法对不对?”

    “这个方法是有偏颇的。像有的人,他多行不义,到了一定的时候报应要来了,好多冤魂找到他,或者他的业报成熟了,他还没知道忏悔——如果这个时候你来帮他做功德,帮他把负担都卸掉了,那他不是更能轻装上阵去造恶吗?
佛教里面有了显宗的慈悲和大智慧,为什么还要加上密宗呢?因为对于刚强难调的众生,只有用密宗的大威神力震慑住它们,它们才能听得进你的劝导。”

    太太听后,欢喜拜谢,并恭请上师焰口火供超度十方众生。

 

易招附体 如何防治

    这些日子连日阴雨,好不容易天空放晴,陈老师兄又陪夏老太太来到上师寓所,一进门就滔滔不绝地给上师诉苦,说身上又有附体怎么怎么折腾她,作弄她,还作弄她家里人。她已经被弄得颠颠倒倒,无法修持了。

    上师一拍“惊堂木”,喝道:“还不出来!”

    夏老太太就开始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地打,再然后就开始说些语无伦次的话了——主要都是身上附体在说话,说到中途时,夏老太太自己也能插几句进来。


    上师通过修法,知道了附体与夏老太太宿无冤结,只是这精怪强行霸占老太太的躯体,便作法把它捉走,又给老太太唤回魂魄安顿妥当,老太太马上恢复了。

    我们总算松口气,就请问:“上师,为什么人家身上的东西送走了就好了,她的上次刚送走不久,现在又不太平了呢?”

    上师开示说:
    “像这样的体质容易上身,要特别当心,加紧修持来防范。

    我过去问过一些附体:‘为什么你们总喜欢上某些人的身体呢?你们会有选择的吗?’

附体就告诉我:‘这些人身上有仙骨,我们容易上去,待在他(她)身上也特别舒服。’

    我做医生的,学过解剖,知道每个人身上的骨头数量都是一样的,那些人会多出一根骨头?——那可能性是很小的。

    我们知道北方有‘大仙’,有的还说自己身上有‘菩萨’——这类人就是我说的敏感体质,他们的魂魄很容易跑出去,躯体就被各类精怪控制,有的人被精怪附体后可以开口说话,帮人看病预测,这就成了‘大仙’了。

    照我的推论,这类容易被附体的人可能过去生也修过佛、修过道,但是因为修偏了、入邪了,到这世生成了这种敏感体质,很容易被精怪上身。还有的呢是好奇,贪求功能妄心感召外界的鬼魅精灵附体。像过去很多练气功的人急于出功能,也往往感召附体上身。

    其实这种长期被精怪附体的人是很苦的,一辈子做它们的傀儡不算,死后的灵魂还可能被它们奴役,或许下辈子还会堕入那一道去,成了它们的同类。”

    “那这个病有办法根除吗?”

    “很难根除,但若能坚定信念也不是没有可能。 治这个病必须病人配合,一方面要病人花大力气忏悔宿业,一方面要抱定正必克邪的信心加紧修持,最好能专修一位本尊,修到一定程度,就可有本尊保护加持。有的人说我修净土宗的怎么办?——没有关系,是一样的,你能把一句阿弥陀佛念好,阿弥陀佛就是你的本尊。主要是你信心要坚定,中途可能遇到种种困难,遭遇附体的种种搅扰,你都不可以害怕妥协。


    我过去有个大连的病人——现在是我的弟子了,她就做得很好。
    她过去的病发起来比你这个要吓人,她是完全不受控制,接连不断的不同的附体占据她身体,折腾得她满地滚,爬,翻,撞,要好几个人在旁边保护。她为此走遍四大名山,到处请法师帮她,只要有一点点效果她就加倍供养,花光了做生意赚来的所有积蓄,病还依旧。
几经周折她找到我,求我帮她治疗。
    我是一批批帮她排,她几次呕出大滩的污秽。她对我是很有信心,说感觉与她遇到过的其他师父不一样。她感觉身体不对就又预约到我这里来。
    第二天,她感觉身体彻底轻松了,在我家客厅足足跪了几个小时,跪到五点钟,要求皈依。我接纳她的请求,教她准提咒。也巧,准提咒她一念就很欢喜,回家后也一直坚持念。后来她常来电话汇报近况,据说是偶尔也会遇到附体上身,但不像过去那么无法自控。
那一年我们在宁波阿育王寺举办的八关斋戒她也来参加了,都非常好。到法会结束后的晚上才又感觉不对劲,我再次帮她排除了一批附体,她再次呕吐出大量伴着白沫的污秽。
    第二年我应她邀请到大连弘法时,她已经基本恢复正常。据她说是,每次感觉有东西要上身时,她马上结准提手印就可以拒绝它们。
    但她的身体还是比常人敏感的,到阴气重的地方就不舒服。比如她带我们到旅顺监狱参观时就感觉难过,马上请我帮忙撒了咒米才好。
    到现在她还和我保持联系,汇报近况。她生性好动,喜欢结交朋友,我嘱咐她多忏悔、多修持,少攀缘。
    所以我们一定要坚信‘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顺度与逆度

    这天周末,几位师兄都休假,相约在上师家聚会,聊天中谈及周围一些佛友,提出疑问请上师解答:“上师啊,为什么有的人学佛后事事顺利,有的人却诸事不顺,还受病苦折磨呢?”
上师开示说:
    “佛菩萨度人,有顺度,有逆度。
    经过逆度还坚信佛法的人更不容易退转。
    有的人信佛为了求福报,一信佛,财也来了、身体也好了、祸事也消除了、灾难也避免了——他感激佛恩,继续信佛;但到了哪天,他一旦求佛菩萨而没能满愿,几次下来开始动摇了,再耳根一软听信世俗迷信之语,很容易就偏离佛教,舍弃佛教。

    我经常遇到这类的疑问,比如一个饭店老板问:‘上师啊,我饭店一直生意兴隆,为什么自从您上次帮我超度过以后我饭店连续几天没有一位客人来啊?’——你们说这个怎么解释啊?有谁知道?”

    上师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我说‘我当时又不是说为你饭店生意好才帮你们做超度的,你若是求饭店生意好我是断然不会帮你做的。你自己想想当时是为什么请我做超度啊?——我当时就告诉你应该改行了,如果我为你饭店生意兴隆来做超度,那不是鼓励你杀生吗?那不是让你继续造业?’
    还有些人给我说:‘上师啊,我喜欢打麻将,以前手气一直很好,自从学佛皈依以后,我手气是一次比一次坏,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笑着插嘴道:“他该戒赌了。呵呵!”

    上师笑着喝了口茶,继续说道:
    “还有的,就像你们刚才说的,这些人不信佛没事,一信佛马上这个病那个病来了;更有人一信佛马上招惹东西上身了;或者有的人信佛一段时间后祸事来了。这都怎么解释呢?

    ——我们知道信佛是要有大福报的。福报不够的人,一信佛,业报来了,冤亲债主来了——让他不顺,让他生病;或者有的人过去世修偏过,今生一信佛,也容易遇到邪师、遇到恶知识,或有精怪上身。
若遇到这些情况怎么办?要退吗?——不退,人身难得,这世不修不知要到哪一世再修了。福报不够的,多多布施,培养舍心,努力修福;前世修偏过的,努力忏悔,坚持正信。

    另有一些人正信佛法,认真持戒修行,精进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反而生大病了,这是什么道理呢?
——这多是修得好了,业障提前来到,或冤亲债主提前来讨债了。
就好比一个穷人,欠了人家很多钱,人家知道他穷还不上钱,也就不去讨债,后来看到他富裕了呀,债主都跑来讨债。
    你信佛以后有功德好拿了,自然有冤亲债主提前来讨债——这个不必害怕,你身体好时,冤亲债主来得越多越好,提前把债欠还清,往生时就轻松,就少干扰——这是好事情啊。若是今生不还,将来连本带利还是要还的。我现在也教了你们焰口施食,你们要学会随时用,做到一般的债主能够自己超度。

    多年前,你们的老师兄杨医生,他过去有过最艰难的三个月。他几乎每天或隔天就要到我这里来一次:‘上师啊,您帮我看看吧,我感觉又有东西上来了。’——每次看,都有冤亲债主在身上,我一次次帮他排,来一次排一次,三个月以后好了,以后再没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到现在他已经跟了我十多年了,一直都很好,他修持也一如既往地精进。

    我们信佛不应该事事都求顺心顺意,遇到困难时,要有‘塞翁失马’的心态。
佛法是教给我们因果规律,所谓“万法皆空,因果不虚”。
    在业报来时知道自己是在受自己过去生造下的业报,这些报迟早要来的,我们早点受,健时受比晚年再来受要好——“吃苦了苦,享福消福”。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在顺境与逆境中就都能保持一颗平常心,这样才能坚持信佛念佛不退转。”

    上师略一休息,又继续说道:
    “我知道民间有些佛教徒喜欢对香头,你们年轻一代不一定知道吧?”
    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
    一位年纪稍长的师兄说:“我见过的,他们用两只香相对问事情,看香头会朝里还是朝外,这样来确定事情是甲还是乙,是是还是否,是成还是不成。上师您看这样算是如法不如法呢?”

    上师笑了:“你们知道这香头朝里朝外是受谁控制的吗?——这和有的人玩笔仙、碟仙是一个道理,多数是有附体上来的,因为附体的修行功力不同,就决定了这香头的灵验程度。而像某些人家里经常弄这个对香头并且又特别灵验的,那多半是有专门的‘坐堂仙’。

    我有一个新进门的弟子,她喜欢炒期货炒股票之类的,每次买进卖出都喜欢去佛堂礼佛,然后看香头,照这样财运一直很好。

    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呀?

    要我说这非常不好。我过去有给你们介绍过北方的保家仙,你们知道保家仙的习气——你供养它,顺从它,它就帮你、保护你;你触犯它了,那它会加倍报复你。
像这种保家仙、坐堂仙给你的恩惠你好接受吗?
    过去有方法借阴债。什么人会去借阴债?——都是些穷得没法生活的人,借了后很快暴富,但若到了规定的期限你没有还这个债,忘记了还这个债,后果就会很惨,比之前还惨,更有甚者,即使还了钱还要受到控制。

    所以我说我们佛教徒应该要无所求地修持,要说求,也就求了缘、了业!求了生脱死,求往生净土!”

    大家听后法喜充满,皆拜谢上师教诲。

 

附:

十大碍行

明代 藕益大师

一.念身不求无病,身无病则贪欲乃生;
贪欲生必破戒退道。知病性空病不能恼,以病苦为良药。
二.处世不求无难,世无难则骄奢必起;
骄奢起必欺压一切。体难本妄难亦奚伤,以患难为解脱。
三.究心不求无障,心无障则所学躐等;
学躐等必未得谓得。解障无根即障自寂,以障碍为逍遥。
四.立行不求无魔,行无魔则誓愿不坚;
愿不坚必未证谓证。究魔无根魔何能娆,以群魔为伴侣。
五.谋事不求易成,事易成则志存轻慢;
志轻慢必称我有能。成事随业事不由能,以事难为安乐。
六.交情不求益我,情益我则亏失道义;
亏道义必见人之非。察情有因情乃依缘,以弊交为资粮。
七.于人不求顺道,人顺道则内必自矜;
内自矜必执我之是。悟人处世但酬报,以逆人为园林。
八.施德不求望报,德望报则意有所图;
意有图必华名欲扬。明德无性德亦非实,以施德为弃屣。
九.见利不求沾分,利沾分则痴心必动;
痴心动必恶利毁己。世利本空利莫妄求,以疏利为富贵。
十.被抑不求申明,抑申明则人我未忘;
存人我必怨恨滋生。忍抑为谦抑我何伤,以受抑为行门。

附注:每一碍行的第一句,标起处;第二句,反明病根;第三句,详列病症;第四句,出正言;第五句,显力用。

 


 戴上师关于超度是否就可以往生西方的开示:

    超度任何一个亡灵也好,如果他身前不信佛的,或者信佛信得很浅,信念不够的,再超度也不能到西方去。
    因为一个人,有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再加第七识末那识,第八识阿赖耶识,阿赖耶识里面没有要往生西方的恳切要求,如果没有这个愿,是无法往生西方的。好多人,念佛念了一辈子,你说他要去西方吗?都说要的,要去的,其实他的愿都是在这世界上,比如“这是我的奶奶,这是我的父亲,这是我的老婆,这是我的儿子,这是我的女儿……”——他都念着这个,他的八识田中愿望也是这个,下辈子还是做人,生生死死跳不出这个轮回。

    真正从八识田中要有这个愿望到西方去,而且不带一点贪心。如果有人看到经中描述西方极乐世界,地都是金砖做的,他这么想,哎呀,我生前没这么多的黄金,没这么多的财产,死了到西方去,到处都是黄金,多好。有这样的贪心,西方也是不能去的。

    不是随便哪个人,被超度一下就能去西方的。好像庙里超度这么多,牌位写了几千几万个,都能到西方吗?没有,有的是妄语,有的是安慰安慰而已。我曾经超度过一个人到西方去,这个人呢,是居士,信佛信得很好,一生都在用功求生西方,年纪也不大,但就是临终一念,被老婆弄坏了,送到医院里急救。他弟弟也信佛的,他叫嫂嫂不要这样做,不听,结果抢救以后无效,死在医院里,不能往生。那天他弟弟来求我:“上师,我哥哥是这么死的,能不能请一请?”那天正好是阿弥陀佛圣诞,农历11月17日,我把他哥哥魂灵请过来,超度,由此往生西方,因为他是一念之差,临终被家人耽误了,他本身信愿具足的。

    我有个弟子,他的外婆活了103岁,死得时候很安详,临终时他和另外一位师兄给外婆助念,念了一个晚上。他外婆福气也很好,到断气后,头顶发热,照经里说,头顶发热应该往生了。他请了一个老法师,说肯定往生西方了,又另外请了一个有名的法师,也说肯定往生西方了,那么他请我来证明一下,我说你外婆没有往生,为什么?你外婆生前不念佛,不用功,没有往生西方的念头,他说两个法师都证明了,我说他们是他们的意见,或者他们安慰你而已。

    而且判定往生的去向要有方法,光只是头上热了不算,要全身都冷透了头上还热,才算,他们不懂,也不会摸。比如有的人刚死,全身都热的,那单摸头上也不算,如果头上热的,胸口还热的,你说他到底到哪里去了?唯识宗里说过,“顶圣眼生天,人胸饿鬼腹,傍生膝盖离,地狱脚板出”,但这个摸不是一般的摸,要全身冷透,死了多少时辰以后再摸,根据最后仍热的地方这样来判定。

    这位弟子不高兴了,不来了,我也没办法。一个人如果生前不念佛怎么会到西方去?八识田里没这个信念,你让她去,她都不要去的。

    对于往生,藕益大师说得很清楚,“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味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这是往生西方的定律,他的话很正确,不要妄测,不要以为请哪个法师念一念,或者请西藏哪个活佛超度一下,就能往生西方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海市戴亚杰中医诊所

上海市莘庄莘凌路241弄(绿梅公寓)10号702室 邮编:201199 -电子邮箱:daiya_jie@163.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